《命運之爭》鋼琴獨奏:何琇嫺

 

貝多芬曾說:「命運來敲門的聲音就是這樣的。」

《第五號交響曲》又稱《命運交響曲》,尤其是這個特別的主題,在全球眾所皆知。該作品的元素也在流行文化中被多次改編,比如出現在迪斯科及搖滾樂的其它新型態樂風中,以及許多電影和電視裡。

 

本作品改自於樂團藝術總監2010年在新加坡所發想的Musical Joke,把貝多芬命運交響曲與戲劇做結合。

當家喻戶曉的命運交響曲,碰上精心設計的劇本,會撞出什麼火花呢?

本場演出發想來自本團平時的團練時光,以命運交響曲為主軸,兩位指揮的爭執為輔,結合戲劇演出,並帶入台灣經典文化:手搖飲料、外送、媽祖、麻將等等,以及團員日常生活,期望此作品能讓觀眾與台上的音樂家們產生共鳴,讓觀眾不再覺得古典音樂難以親近,其實古典音樂也可以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。

 

路德維希·范·貝多芬(Ludwig van Beethoven,1770-1827),德意志作曲家、鋼琴演奏家。貝多芬上承古典樂派傳統,下啟浪漫樂派之風格與精神,因而在音樂史上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。自1814年開始他的聽力急劇下降,於是放棄了鋼琴演奏和指揮,但卻堅持創作。貝多芬一生共創作了9首編號交響曲、36首鋼琴奏鳴曲、10部小提琴奏鳴曲、16首弦樂四重奏、1部歌劇及2部彌撒曲等等。這些作品對音樂發展有著深遠影響,貝多芬因此被尊稱為樂聖。

交響曲一開始的四個急促的音符,不斷地重複,第一樂章為燦爛的快板,傳統的奏鳴曲式,是貝多芬從他的古典樂派老師海頓那裏繼承而來。開首戲劇性的強奏帶出了貫穿整首交響曲的動機,隨後不同聲部不停模仿主題節奏,慢慢組成一個旋律,並將第一主題的樂段再次推向齊奏。

隨後圓號(本場演出由鋼琴演奏)奏出降E大調的過渡樂句,樂曲進入第二主題。降E大調的第二主題標註為「弱」,歌唱性較強,但低音弦樂部分時常出現威脅性的四音符動機。該動機也是呈示部尾聲的基礎。發展部使用了模仿式的模進,包括過渡段都有所變化。中間較弱的部分就像戰鬥間的喘息。

再現部有一段雙簧管(本場演出由鋼琴演奏)樂段模仿了即興演奏的風格。樂章在樂隊一段強而有力的齊奏中結束。

當家喻戶曉的命運交響曲,碰上精心設計的劇本,會撞出什麼火花呢?